胡锦涛亲自拍板查力拓温家宝的国务院被国安架空

2020-08-01 能源会议

胡锦涛亲自拍板查力拓温家宝的国务院被国安架空

中国铝业入股澳洲矿业龙头力拓(RioTinto)计划泡汤,中国国家安全部以涉嫌从事间谍及窃取国家机密罪名,拘捕力拓驻上海代表处四名职员。最新消息传来,国安部对力拓的调查由国家主席胡锦涛亲自拍板,国安部和公安部获提升进经济决策圈,原由国务院管经济的职权,已被中央政治局常委局部架空。

澳洲《悉尼先驱早报》周一报道,来自中共政府的消息指,中国经济决策原属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统领的职权,但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央政治局九名常委近期多了插手,对力拓的调查也由胡锦涛拍板。消息说:「这肯定不是对中铝合约签不成的报复。这是整个政府对整体资源问题经过思量后的一部份回应,事前已考虑了国际可能有的反应。」消息指,在中铝注资计划拉倒前,对力拓的调查已展开。

成立高层级跨部门小组

力拓是全球第二大矿商,本跟中铝达成协议,让中铝注资195亿美元(1,521亿港元)。但在国内反对将战略资源让外国沾手的声音下,力拓于6月5日单方面取消中铝协议,改为跟敌对的全球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Billiton)合资经营铁矿石业务。

报道指,就在协议拉倒后,中国随即成立一个高层级的全政府跨部门小组,评估大型海外投资的政经风险,成员包括多个安全机关的副部长级代表,小组目前尚未命名,组织细节也未公开,但反映了中国经济决策架构出现了重大的重组,当中国安部和公安部提升至经济决策圈,国安部多了管国际经贸,公安部主管经济不稳在国内可能触发的政局不稳。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黄益平认为:「中铝和力拓协议的不幸结局,对政策制订者敲响了警号,外部环境比起单纯管理贸易关係可远为複杂。管理这些决策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样化,会有管保安的人和管政治风险的人。」但他同时指出,新做法的一大风险,是「增添了政策不明朗因素。」

金融海啸引发国安考虑

报道又指中国将经济政策提升至最高的国家安全考虑,是在去年尾开始,当时上海和深圳股市大泻,楼市疲弱,沿岸地区製造业出口状况艰难,去年9月的金融海啸,令情况雪上加霜。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访问教授佩蒂斯表示:「这可能反映了中共领导人对经济的忧虑远高于其他人。」

力拓的中国铁矿石业务总经理、澳洲籍华人胡士泰和三位中国籍下属,上周日被上海国安局拘捕,指他们贿赂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大陆传媒指案件关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与力拓正进行铁矿石价格谈判,协会的内部会议资料外洩,大陆多家钢企高层亦涉案。《悉尼先驱早报》指既然查力拓是得到中央高层撑腰,那麽上海国安局转軚放人的可能更低。(阿波罗网编者注:上海国安抓人,是胡锦涛拍板?!可以相信吗?)

澳洲昨日第二次传召中国大使,向中方查询案件细节。澳洲外长史密斯(StephenSmith)前日(周日)指中方未有提供涉案的任何证据,预料事件需要一段时间解决,并指中国要小心处理事件,以免影响外商信心和外商对中国的看法。

北大国际政治经济教授查道炯则认为,他不相信胡锦涛有亲自介入力拓案,也不信拘捕事件会令外国公司在中国经商增加难度:「(公安)介入是很平常的事,不要大惊小怪。面对现实吧!贪污一向是经商的一部份,问题是你怎样定义。」路透社/澳洲《悉尼先驱早报》

力拓事件簿

2/2009:中铝提出以195亿美元(1,521亿港元)现金入股力拓,令中铝的力拓持股量由9.3%增至18%

6/2009:力拓单方面撤销交易,改跟全球最大铁矿商必和必拓合组公司

5/7/2009:中共警察拘留力拓驻上海代表处4名僱员,包括上海首席代表、中国铁矿石业务总经理胡士泰

7/7/2009: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业进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涉嫌商业犯罪,遭北京公安拘捕,传中央整肃钢铁业

8/7/2009:中国证胡士泰等四人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及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被捕

9/7/2009:澳洲外交部传召中国大使

*******************

《星洲日报》:

澳洲媒体今日(周一,7月13日)报导,中国逮捕全球第3大矿商澳洲力拓集团4名员工的行动,是获得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首肯。

但澳洲财长坦纳週一表示,不知道有关胡锦涛介入力拓僱员间谍案调查的报导是否属实。

《悉尼先驱晨报》报导称,此项调查似乎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际,中国重新调整经济策略的一部份,国家安全部门被晋陞为最高决策部门之列。

此报引述匿名中国经济顾问报导,经济决策原本是总理温家宝辖下国务院的职权,但胡锦涛为首的9人政治局常委会越俎代庖,对经济决策越来越大权一把抓。

这名消息人士指出,调查早在中国铝业收购力拓的195亿美元(约马币702亿令吉)告吹前展开。6月5日,力拓改与中铝的对头──必和必拓集团筹组铁矿合资企业。

此报引述一名中共政府官员说:“这显然不是针对中铝交易无法通过而进行的报复行为。”

报导说,中国铝业合约破局之后,中国随即成立一个由安全机关的副部长级代表组成的组织,评估海外投资合约的政经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