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前教师林美兰奉献慈善‧教太极探访老人院

2020-06-16 能源会议
九旬前教师林美兰奉献慈善‧教太极探访老人院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志业,但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里,无论是传授教育或是接受教育的目的,经常都被现实功利社会扭曲成“只是一种用来谋生的工具”,使教育失去培育民众独立思考及热爱生命的功能。不过,在杏坛春风化雨三十余年的林美兰并未被刻板的教育制度框架所綑绑。她任职小学教师时,不但成立男幼童军团,同时常举办户外露营活动,让学生以大地为床星空为被,训练他们自己煮食及自力更生。退休后,即使已年届90高龄,她还是非常关心该团的发展,并常受邀出席童军活动。与此同时,人老心不老的她也开办太极班,以及创办以华语为媒介语的槟城文华国际狮子会,常组团探访老人院和孤儿院,为慈善效力。她深获学生爱戴,那是因为她从不把自己当老师看待,反而始终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与学生打成一片。“唯有懂得欣赏学生的特质,鼓励他们发挥所长,才能培育英才。”眼前的林美兰满头黑髮,笑容可掬。若她不说:“我今年90岁”,一般人多不知道她已年届耄耋。访问当天,她身穿的那一套粉红色旗袍充满青春气息,让人无法与她的实际年龄联想在一起。经再三询问后才了解,原来曾在杏坛作育英才多年的她,从不把自己当“大人”看待,反而乐于将自己当成小孩般与学生一起参加活动。她从21岁开始执教鞭,直到55岁退休,在这期间,她始终保持一颗年轻的心,自然就相由心生。她在槟城威南出生,4岁时入读槟城协和幼稚园,也是该幼稚园创办后的第一届学生。毕业后,她顺理成章地进入协和小学就读。两年后,她被家人安排到中国求学,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她才重返槟城。“当时战火连天,民不聊生。我停学三年余,才重回校园完成初中学业,过后就入读师训班。”童子军培养孩子刻苦耐劳毕业后,她回到母校协和幼稚园执教,8年后,她到协和小学任教。她不只在课堂里传授知识给学生,更注重培育学生成为独立自主的未来栋樑。于是,她创立了男幼童军团。由于教学工作繁忙,因此,女幼童军则由另一名老师创立。“童子军的露营和户外活动是对孩子最好的训练,可以培训他们离开舒适圈,并让他们到深山野林里搭帐蓬过夜,藉此训练他们培养刻苦耐劳,以及在野外求生的能力。例如,男幼童军可在露营时学习如何避免被蛇攻击,他们需在营地四週挖掘一道沟渠,然后沿着沟渠摆放含有硫磺的驱蛇粉,如此就能确保毒蛇不会入侵营地。”她也指导男幼童军在郊外就地取材,学习生火技巧,并自行煮食果腹。在协和小学任教二十多年,她举办过各种大大小小的露营活动。为了培训更多儿童学习独立,她也曾举办“全槟童子军露营”大型露营活动,以便更多学生有机会参与其中。她于55岁放下教鞭后,依然关心男幼童军团的发展,过后,她更担任该团的顾问,并时时指点童军。至今,深受学生爱戴的她依旧经常受邀出席男幼童军的活动。虽然经已退休,但她每次受邀出席童子军活动时,还是会穿上整齐挺拔的童子军制服。即使年事已高,但她站在一众年轻力壮的男童军身旁时,非但没有显得老态,反而还隐隐透出一股巾帼不让鬚眉的气势。从不打学生鼓励代惩罚虽然已从杏坛退下多年,但林美兰家里依然收藏着许多关于幼儿教育的书籍。她一边翻书一边说:“当老师最重要的是懂得欣赏学生,觉得每个小孩都很可爱。”难道执教鞭多年,她从没有遇过顽皮捣蛋得令她难以忍受的学生吗?“当然有!那我就以他们有兴趣的事情来引导他们。如有一名顽皮学生的兴趣在运动方面,那我就鼓励他往运动方面发展。我不当自己是老师或`大人’来教训学生,而是把自己当成小朋友,并与学生交朋友,了解他们的兴趣后再给予鼓励。”教书多年来,她从不打学生。“那些不交功课的学生,我都以小礼物来鼓励他们準时交功课。若我打学生,学生会哭,这对他的学习并没有帮助,不如以鼓励来取代惩罚。”由于教学有方,她深受学生爱戴,有一名学生也因此成为她的谊女。一些学生即使毕业多年后,仍旧时常来探望她,让她老怀告慰。儿女散居外国外地林美兰说,自从她的丈夫于二十多年前去世,加上他们的儿女皆长大成人及赴外地或外国发展后,她就一人独居老家。“我一个人独居,确实有时会感到寂寞,但孩子都已在外已有各自的事业,就让他们各自发展吧。”虽然她所居住的老家平日显得冷清了一些,但她始终守候着它,因为老家始终有着她过去与老伴和家人的美好回忆。她育有7名子女,其中6人都在国外或外地发展,只有幼子人在槟城。“我的长子在香港当专科医生,次子和排行第四的儿子则在新加坡发展,三儿子则在怡保任经理,长女在吉隆坡当工程师,幼女则在澳洲当律师。”子女成感欣慰她指着相簿里已经泛黄的全家福,向记者一一介绍其子女,而她脸上流露的笑容显示她为子女的成就感到欣慰。虽然孩子都为理想而各奔东西,但他们仍经常邀她到他们旅居的国家或城市小住。“我数週前刚从香港回来,过去半年,我都住在长子位于香港的住家,并顺道在香港旅游。”过去多年,她曾到访香港五六次,有时待上半年,有时只住两三个月。“我也曾到幼女位于澳洲的住家小住,并顺道去那里旅游。我比较常去新加坡探访2名儿子,因为新加坡比较靠近大马。”她週游列国与儿孙享天伦乐之余,也藉此开拓眼界。没有出国时,她都是自行在家煮食或到小贩中心打包食物来应付一日三餐。“我还很健康,自己煮食没有问题。而且我的长子是医生,他每次回国时都会带保健品送给我养生。”平日有钟点女佣到家里帮忙她打理家务,有时女佣因故请假,她就自行打扫房子。无论是煮食或扫地等家务事,对精神健朗的她来说,全都不成问题。年长仍任童军团顾问交友广阔且活跃于各组织的林美兰在退休后,并未赋闲在家。目前,她不但是男幼童军团的顾问,且是协和中小学暨稚园三校董事会的监学,那是因为她过去曾在协和幼稚园和小学服务多年,因此,她对协和三校有着浓厚的感情。如今,每当学校需要筹款时,她也会义不容辞地伸出援手。她在担任教师时,不只教书,同时也担任歌唱,舞蹈和美术等科目的指导老师。“每当学校举办文娱晚会时,我也会帮忙指导学生歌唱和舞蹈,好让学生能在舞台上呈献精彩表演。”经验丰富鼓励加入狮子会由于她办活动的经验丰富,因此,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加入非营利国际性服务组织――狮子会。“过去的狮子会组织都是以英语作为媒介语,却没有以华语作为媒介语的狮子会组织。于是,我就创办以华语为媒介语的槟城文华国际狮子会。”“我们每一年都会去探访老人院和孤儿院,每个月都会开会一次讨论举办慈善活动的事宜。”退休后那些年,她都活跃于狮子会的活动。近年来,随着年纪增长,她已将重担交由年轻一辈接班,她则退居幕后当顾问。她也开办太极班,并召集一群乐龄人士每逢週一和週四晚上在她住家附近的威斯兰草场练习太极。“许多住在附近的居民都来学太极,一群人一起练习时,不但可以增强健康,也可以联繫感情。”擅水墨画曾开画展在参与狮子会组织时,林美兰认识了一名开画廊的朋友。“年轻时,我很想学绘画,但一直没有机会,于是,在朋友鼓励下,我开始学水墨画。”她从2008年开始学画,所谓日久有功,勤于练习的她在2009年至2012年期间参与加多项联合画展,包括连续四年参加“槟城佛教义学水墨画班师生常年展”,2011年参加“国际妇女节绘画展”,2012年参加“环岛画廊週年展”等。同年,她也举办了人生首次个展“环岛画廊个展”,并出版水墨画集。她喜欢画大自然风景,如竹、花、鸟、鹤和山水等。她的住家墙上也挂着几幅她的精心之作,予人赏心悦目之感。画画对她来说不仅是兴趣,也让她从中享受亲子乐。“你看!这幅`竹报平安’就是我去幼女在澳洲的住家小住时,与孙女一起完成的作品,至今依然挂在女儿家的客厅里。”她指着水墨画集里的一幅画开心地说道。/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8.28